一国两制如和谐之歌

匯思

2000年09月21日

一国两制如和谐之歌

一国两制实施3年多,事实证明中国切实兑现了让香港享有货币自主权的承诺。

最近出外公干了一段颇长时间,与其他中央银行家探讨巩固全球金融稳定的方案。回港后那个星期天的下午,刚巧台风袭港,外面风雨交加。我独自在家,由于时差的关系,浑身懒洋洋的。坐在书架旁舒适的梳化里,悠然地听着唱机播放的一些怀旧金曲,其中一首是34年前我在中学时曾经唱过的,由英国作曲家沙利文在1877年创作的「和谐之歌」*。歌词里歌者形容自己随意按动琴键,我的手也不自觉地在书架上游走。我没有什么目标,也没有明确的思绪。但佛烈民夫妇合着的《两个幸运的人》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书中突出了一小张黄色纸条,这准是我的助理附上去的,叫我特别留意这部分的内容。拿起书来翻到这一页,是第557页。原来佛烈民是在描述他于1993年10月29日在香港出席一次午宴时的点滴。

佛烈民这样写:「我们也出席了王于渐安排的午宴,这是筹款活动的其中一个环节。参加午宴的宾客约有15人,全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都积极参与香港的经济活动,而且见识广博,所以我们的谈话内容饶富兴味,谈论的重点当然是香港被中国接管后的前景。我问各位宾客有没有安排好『后路』,一旦中国接管香港后形势逆转,他们能够撤离香港。结果全都表示有『后路』,只有一人例外。那人就是任志刚,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总裁。他表示对北京有十足信心,深信北京会遵守中英协议的每个细节。他更深信北京绝对不会干预港元与美元挂,以及港元与人民币按浮动汇率买卖,同时亦不会在香港实施外汇或资本管制。对他来说,这是政治正确的立场,不过...我猜想他心里多少仍有点疑惑。无论如何,我实在怀疑中国能否忍受在一国之内有两种独立的货币按浮动汇率买卖。就我记忆所及,在货币历史里唯一的先例是在美国内战期间,黄金与美元同作为货币,并按市场汇率买卖。或许还有其他例子。」

那次午宴至今几乎有7年时间了,佛烈民所说中国「接管」香港至今也有3年多。但他笔下所写我的个人立场并未改变。抚心自问,我仍然深信「北京会遵守中英协议的每个细节」。我仍然深信「北京绝对不会干预港元与美元挂,以及港元与人民币按浮动汇率买卖」。我仍然深信「北京不会在香港实施外汇或资本管制」,正如《基本法》所规定的。对我来说,这不单是「政治正确的立场」,这切切实实就是正确的立场。当年我心里没有半点疑惑,今日也没有。

佛烈民大概会说一国两制只不过实行了3年,现在就下定论似乎言之尚早。这个我完全同意。然而,这已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纵使外面风雨交加,环境恶劣,但一国之下的两制却取得了和谐,就像唱机上播放的「和谐之歌」一样,宛如圣诗般安宁悦耳。

实在太累了,再看不下去。我把书合上,隐约想到7年前出席那次午宴的宾客,除佛利民外,今日全都仍然留在香港,各显光芒。至此,心里泛起一阵满足的感觉,伴我徐徐入睡。

 

任志刚

2000年9月21日

 

*「和谐之歌」这首老旧的歌曲是英国作曲家沙利文(Arthur Sullivan)的作品。首部分的歌词大意如下:「一天跌坐琴旁,感到疲乏困倦,而且心不在焉。手不期然地按动琴键。我没有什么想弹奏的,也没有明确的思绪。无意间,我奏出了一串和谐的音符,宛如圣诗般安宁悦耳...」

(注:此译本经任总修改及同意,与英文原文略有出入。)

 

此处可参阅有关歌曲「和谐之歌」的更多资料。

按此处可参阅有关实行「一国两制」原则的更多资料。

 

此处可参阅本专栏过往的文章。

 

Word 格式的文件

最新匯思
修订日期 : 2000年09月21日